域外|为总统当口译是个什么样的工作?

发布日期:2021-09-16 01:00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类似7月初特朗普与普京的会面中,充当语言沟通桥梁的翻译同时也扮演了首脑心腹、事实核查员以及实际上的外交官等角色。

  7月7日,特朗普即将会晤俄罗斯总统普京前夕,一些美国分析人士就该次会面中美国一方参与人员缺乏外交经验一事提出了批评。参与此次会议的只有6人,包括特朗普、普京、美国国务卿蒂勒森、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此外还有俄美双方2名口译员。奥巴马政府时期美国驻北约外交官伊沃·达尔德在推特上评论说:“想知道会议室里的双方人员的外交资历总和吗?俄罗斯:超过80年;美国:不足12个月。”

  的确,普京和拉夫罗夫都是外交老手,特朗普和蒂勒森则都是外交新手。不过,达尔德忽略了美国团队中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口译员。

  在所有涉及外国领导人的会议中,为便于各方沟通而存在的“隐形”人物——口译员可不仅仅是机械地翻译各种语言,还可能肩负着订正错误、核查事实乃至总统心腹等角色,对特朗普这样缺乏外交经验的总统来说,口译员的作用尤为重要。

  “新上任的总统免不了要跟已经执政10年甚至20年的外国领导人打交道,跟前任美国总统们已经会过面的外国领导人打交道。”哈里·奥布斯特说。奥布斯特的母语为德语,曾担任七位美国总统的翻译,担任过国务院语言办公室主任,还就自己的翻译经历和翻译的艺术写了一本书。

  奥布斯特说,口译员是美国国务院的职业工作人员,往往具有多年的领导人峰会经验。美国前总统约翰·肯尼迪遇刺后匆忙上任的总统林登·约翰逊尤其喜欢向口译员请教外交方面的经验。

  “外交会晤前,约翰逊经常会问我,‘好吧,你认识这个人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说话委婉还是喜欢直截了当?我应该直奔主题还是迂回婉转一点?’”奥布斯特回忆道。

  当一位口译员跟随总统和外国领导人走进会议室时,他或她带来的不仅是以往的经验。首先,最为重要的是,口译员一般都拥有极为广泛的基础知识。白宫口译员由国务院语言服务办公室招募培训,他们会对未来的口译员进行基本知识测试。

  “作为国家最高领导人的口译员,必须拥有常人难以想象的丰富基本知识,因为总统的对话主题可能涉及到任何领域,从核潜艇到农业,从条约问题到劳动力问题,以及任何你能想到或想不到的话题,”奥布斯特说,“如果你不了解飞机的飞行原理,或者不懂得核反应堆的工作原理,那你可能就会犯错。”

  跟敏感会议中的其他人一样,口译员也必须接受高级安全审查。他或她还会像总统一样收到一份简报,这份简报有助于口译员了解所讨论的议题及要点。同时,这份简报也可以让口译员帮助总统更正细微的事实错误或者掩盖总统的口误。

  以特朗普与普京在德国G20峰会上的会晤为例,特朗普先发言,然后他的口译员用俄语重复一遍他的话。口译员不仅可以更正重要人物发言中的微小事实错误,还可以避免在翻译中丢失领导人的本意。比如,美国总统可能会倾向于使用“悬空”一词,这是一个来自橄榄球比赛的暗语,但非英语母语者就很难理解其本意;而一个欧洲领导人在说道“第89分钟”时,其实说的是足球比赛中的最后时刻,对此,美国领导人则可能不明所以。

  “口译员会在领导人需要帮助的时候给予帮助,”奥布斯特说,“一般会这么说,‘国务卿先生,你确定要这么说吗?’这时候,领导人就有机会修正自己的发言内容。”

  对于特朗普这类领导人香港最快现场开奖直播,他们说的英语常常不按套路出牌,可能混杂着自己的独特短语和用法,这就给口译员带来了另一种困难。

  “口误总免不了,有些人还经常说错话。比如亚历山大·黑格,”奥布斯特所说的黑格,曾在前总统理查德·尼克松任内担任过白宫办公厅主任,在前总统里根任上担任过美国国务卿,“他的英语常常令人匪夷所思,从来都是话中带话。”当然,即便是口译员自己也会犯错。奥布斯特在仅接受了6个月培训之后就开始担负口译工作,幸而得到了许多经验丰富同僚的好心帮助。

  “如果我不小心犯了一个不起眼的错误,他们会直接无视,因为那无关紧要。如果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他们皱起眉头盯着我:哈里,你刚才的失误很离谱。他们给你机会让你回忆,龙井690Q钢板型号然后自己改正错误。如果你自己发现不了,那就只好用眼神求助了。”

  但奥布斯特很幸运,在自己的口译员职业生涯中没有发生过严重事故。口译员一旦犯下严重错误,就很难继续在这一行干下去。

  其他口译员则有各自不同的结局:弗雷德·伯克斯是位才华横溢的预言家,但因布什政府对其的保密投诉而辞职;后来他在印度尼西亚为一名被指控的作证,现在又为某阴谋论网站撰文。那些一路坚持下来的人,尽管曾宣誓保密,最终成为历史关键时刻的见证人,好比埃及裔美国人贾马尔·赫勒尔,他为中东外交当了几十年的阿拉伯语和英语翻译。

  奥布斯特说,口译员同时还充当了重要的记录人角色,他们做的笔记最后都会归档并保存在美国国家档案馆。当然,口译员也不是每次都被要求做记录。尽管这些记录不会立即公开,但至少为后人留下了蛛丝马迹。特朗普与普京首次会面结束不到一小时,关于两人讨论内容的不同版本已经流传开来。

  特朗普与普京的这次会面参与人数之所以限制在极小范围内,原因在于特朗普团队担心信息泄露,毕竟,泄密问题已给特朗普政府造成极大困扰。而且,通过限制会议参与人数来进行保密的做法在美国也非新鲜事。奥布斯特回忆说,尼克松和基辛格就非常不信任国务院,和时任国务卿威廉·罗杰斯的关系也十分紧张,因为担心口译员会向罗杰斯透露他们的谈话内容,两人经常将口译员拒之门外。

  不过,在奥布斯特看来,特朗普政府无需担心口译员会泄露他与普京之间的谈话内容。“我们这些最高级口译员从来不会向任何非会议参与者透露任何事情,”他说。即便发现有人泄密,口译员也是最不可能泄密的那个人。